lovelove_xiaxia

真情实感

原力与你同在:

作文题目:我的暑假


要求:写出真情实感


想必你看这个词已经看腻了,“真情实感”,渐渐成了成了最廉价的表达诉求,“啊,我爱我的班集体”,“啊,一个有意义的星期天”。


但是最近几年越来越觉得,对于创作而言,真情实感是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而很多人往往忽略或选择性的忽略了这件事。


甭看中央台重要的事情上一般不说人话,但有的文艺片花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我记得过年的时候看一个音乐家说:创作不能有杂念,有杂念的音乐是很容易被人看穿的(大意)。这句话真算是深有感触,以下就用画画来说明吧,别门艺术也应该是相通的道理。


最基本的,看一张画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想画”和“不想画”的差别了。这背后的直接因素就是放没放感情进去。这种感情也许并非是明确的喜怒哀乐,其实只是一种mood,在创作的过程中情绪也许会慢慢的水落石出,结果能产生出创作的快感。比较理性的人可以把这种mood形容为心思。勉为其难或者疲于应付的画面很难保持完整的气质,技术够好的人可能会生产出匠气的画面,技术达不到自己表达目的的人可能就半途而废了,连作品都无法完成。我和大学的朋友前两天在谈到艺术家的定义时,他对我的这一想法描述为:把个人的创作状态看得很重要,爽就画,不爽就不画,艺术家性格。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艺术创作并不能永远是偶发的行为,一个人不可能永远in the mood。能够克服不爽,把状态调整回去,才是进步的表现。


提高一层说,创作者敢不敢或者愿不愿意表现真情实感,至少对我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觉得这一点对于文字创作者来说特别重要,文字是心理的直接抽象表达,你敢不敢把自己的内心给别人看,是不是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与别人分享的价值,如果连这样基本的自信都缺失的话,创作真的是很难搞。进一步到编故事,如果觉得自己的想法一点都没意思的话,这还能叫编故事么。别急,心虚的创作者还有一个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大家都用过的创作方式:概念化/形式化/符号化。在中学美术班画写生的时候,老师如果绕到你背后看了一会说:太概念了。那他的意思就是:这个东西你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个既成的概念,你现在画的是你脑子里的那个东西,不是你需要去感受的写生对象(简而言之:那你写个P的生)。当然,概念/形式/符号,都是中性的,日本漫画如果没有这些“语法”,就会像欧美漫画一样难读(仅是相对于习惯读日漫的人而言)。这些都是表达的手段,但不应该是创作的全部目的。举个例子解释一下,为什么很多游戏CG看起来腻歪,匠气,久而久之,你的双眼会一眼看出游戏CG的那种特别的气质,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把表达的手段和目的统一了,没有感情了。你问他要画啥,他要画的是一种牛逼的感觉,具体的就是精细的盔甲,磅礴的云雾和火焰,大奶妹之类的符号。又比如我之前也很喜欢画的大脸画,就是一个脸,反正表情么,都是些少女的烦恼,特别唯美,花啊,碎玻璃渣啊,往上画呗。意义呢?没有,反正就是青春啦~那我能画过陈淑芬?显然不能。那你画个故乡,得嘞,画了一片农田(亲,你不是城市户口么?)那你画个和平(必须是少女捧鸽子好不好?)那你再画个青春(不能画少女那就夕阳下奔跑吧)……有人说创作不是命题的。但是习惯和符号的暗示力量是难以估计的,当你需要画这些东西的时候,如果不多想一下,概念就会先入为主了,真情实感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好像你就没有过故乡一样。说话不能太绝对,这样的创作还是有价值的,如果创作者一辈子满足于此,其受众也觉得OK的话,那真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情。好吧,又不自觉的恶毒了。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也是可以创作的,只要别假装你吃过猪肉还知道它的一百种做法或者永远避而不谈猪肉只谈牛肉。


以下正好应这个题目吐槽一下巴洛克艺术大大鲁本斯。现在已经越来越有恃无恐的口放厥词了,不尊敬大师的事情以后可能还要做,死后便任他们宰割好了。鲁本斯先生如果活在当代,一定是个CG界有名的大大,必定驰骋数码艺术界,功底扎实,气势磅礴,每一张画都是大作。嗯,也就是说,我看过国博那个画展之后,觉得他也就不过如此了。在那个年代,宗教题材只是一个形式的形式,在成千上万的画家们前赴后继之后,我不觉得他们还留有多少激情去绘制这个题材。尤其是鲁本斯大大以肉肉肉为signature的风格,说明他的激情并不在于画面内容。那么,是肉吗?我以为并不是。鲁本斯追求的基本就是气势/牛逼。这一点在看印刷品的时候感受并不明显,一旦你站在他的X米巨制面前,一切就都明白了。他成不了美术三杰那样的巨匠,他也成不了伦勃朗那样的大师,他是一个画功还不错的有野心的人,那些笔触透漏出的信息是“气势!牛逼!”,而不是他个人的情感,他画画和个人思想没什么关系,目的只是为了让你觉得他牛逼。固步自封,以牛逼为己任,更那什么的是,后来有好多人学大大玩气势,这不是CG画家们的生动写照么。与他那些大作不同的是那张小幅面的画女儿的肖像,只有那张画流露出了他对女儿的感情。两种创作的情感对比非常明显,看到那张画你会觉得:大大你原来也是个有爱的人。可是反过来放到今天说,CG的画怎么就不能放入真情实感了,我也认识一位画家,是我认识的真人艺术家里面欣赏的一位。除了油画,我特别喜欢他画的那些死金CD封面,觉得比好多以前看过的老外画的好太多(虽然也有印刷问题的可能),每一张画都特别不吝啬于情感,或者像爆炸,或者像汩汩的岩浆,也许那些死尸和怪物对于主流而言是比较负面的情绪,但要比假迷三道的小清新和小自由舒服太多太多。


画画也好,写作也好,其它的艺术也好,我相信大家的初衷都是要表达自己独一无二的视角或者感受,所谓的杂念,是想要通过这次创作带来的利益和影响,极少的情况下,这些东西能成为有利的因素,大部分的情况下,我们只能靠自己去尽量减少这些东西的影响。我们都不是圣人,现实有诸多的困难,可是既然创作是我们所选择的通往真理的道路,如果不能至少对自己真诚的话,如何确信我们在向正选的方向靠近?


澄清一下,我对CG艺术充满好感和希望,只是不希望那些情感空洞的作品成为这种形式的代表。我对鲁本斯大大的不敬大多出于一种偶像破灭的狗急跳墙的失落,如果他对于你而言仍然且一直将是一位大师,人生的灯塔,艺术的终极偶像,请恕我不敬了就。

评论

热度(20)

  1. lovelove_xiaxia原力与你同在 转载了此文字
  2. luoying_hua@126原力与你同在 转载了此文字